主页 > 娱乐生活 >6天赶製400义肢60技工没空吃饭 >

6天赶製400义肢60技工没空吃饭

6天赶製400义肢60技工没空吃饭(槟城讯)“泰国皇太后义肢修复基金会”週一抵槟为全马和外国的250名“缺脚人”,免费量身订製新脚。100人的医疗与製作团队需在6天内完成约400只义肢,显示的除高超技术外,将爱心、汗水和耐力组合以重塑生命喜悦,才是背后亮点。走进在德教会紫云阁临时搭建的义肢流动工厂,60名技工手不停的打造“新脚”。当局在工厂製作台附近,摆满一箱箱香蕉、蕉柑和切片木瓜等可止饿解渴的本地水果,目的是让技工随手可取食物,将用餐的每分每秒节省下来。省下用餐时间随队医生周秀清是团队中惟一略懂中文的医生。她用生涩中文告诉记者,每只义肢若以一个病黎对一名技工的比例打造,需耗12小时製好。是次任务的残障人与技工比例则是7比1,一名技工6天内要造至少7只义肢,所以连吃饭时间都变奢侈。这个比例较一般的4、5对1或2、3对1高出一倍,是技工体能大考验。造成有部份技工需找人喂饭,才能在限时内完成任务。然而,支撑他们一天工作15小时的,不是高额的薪金,而是残障人拿到义肢后喜极而泣的脸庞。这群义工来自泰国各地,当中不乏肢残者。他们因意外、患病和误触地雷而腿瘸,是基金会打造的义肢令他们重生。了解没脚的哀歌,所以他们“反哺”,加入基金会挑战身体极限,不分昼夜打造义肢。查拉蓬医生表示,所有技工都经过基金会严格的专业培训。要担任技工都需接受不饮酒、不偷懒和专心格致的培训条件。所有技工每天工作超过10小时,只要能捱,两个月就可掌握製肢技术。2月内掌握技术他指出,大部份义工都是边界村落的莽夫,受教育不高,不懂英文,同时连基本的泰文读写都成问题。但因对肢残感同身受,他们都用心学习,能较一般人更有爱心,愿操劳忍耐。他说,基金会培训技工还有另一原因,是要普及製肢术。泰国因历史因素,造成边界零星战火不断,许多边界村落还有地雷田。误触地雷造成肢残普遍,所以让穷人学造义肢,就能拯救更多人。他表示,技工从事田事或其他,每年只能赚取4000或5000泰铢,造义肢则收入达每月1万5000泰铢。收入增加同时,可以回乡为村人造义肢,减轻基金会要深入乡村的负担和风险。轮椅造成身心双重残疾周秀清:大马残障人“不幸”周秀清表示,是次的槟城行令基金会感触良多。她曾随队出发到老挝和缅甸,当地人民比大马穷上百倍,但大部份残障人都有义肢,比大马残障人更早地“站”了起来。她指出,这不但是因落后国家有“国际残障人协会”的义肢捐助,更重要是当地人明白手停口停,腿瘸了还是要找吃,所以发挥强顽的求生求存意志,不停寻找装义肢契机,学习自立。她说,大马残障人是“不幸”一群。所有来装义肢的人,几乎都坐轮椅到来,造成他们高度依赖,失却人生斗志。上天赐予人类双腿,是因人生要站着过不是坐着行,轮椅造成生理与心理的双重残疾。她指出,用自己的脚走出人生是基金会的“义肢精神”。拥有自由行走的双腿,是天赋的权利,不分男女老幼。了解这种使命感,令她甘心抛下优渥的医生收入,离乡背景做义工。“基金会每年的出国义诊达5到8次,每名医生都会随队一或两次。我每年都选择出来,因马S法忘记病患拿到义肢的那张笑脸。”她表示,泰国医生参加各自的专业协会行善,是很普遍的事。从皇室到民间,都认为慈善是最美好德行。除技工以外的随队人员都是义务工作者,大家都本着为别人重塑生命出发,不计回酬。基金会团队是次从泰国各地调动100名人员,其中医生13名、技工60名和27名其他员工。这是项“随时候命”的工作,哪里需要脚,哪里就有他们。德才医生赴柬装义肢难忘女童奔跑笑脸“基金会之父”德才医生在1992年受日本财团之邀,到柬埔寨为一名女童装置义肢。女童小时候在母亲手抱经过村前田地时误踩地雷,母姐当场死亡,女童则截肢保命。日本记者揭发此事后,德才医生便为女童诊断装义肢。女童被家人抱来就医,隔天装上义肢后便奔跑离去,走前还笑着频频回头挥手,这张奔跑的笑脸,让德才医生决意开拓义肢善行。德才医生表示,事件获得日本广泛报导,日本民间的捐款如雪片纷至。最后在皇太后、公主、日民和财团支持下,基金会终成立,改写泰国尤其是边界残障人的命运。研发廉义肢造福穷人他指出,泰国在80年代还是穷国。义肢都是进口货,动辄数十万泰铢,穷人根本负担不起。纵然他在英国带回了製肢技术,但物料昂贵,穷人依然无法受惠。“我是个骨骼外科医生。经我手下被截断的腿太多了,我一直很难过,想要协助他们再站起来,而义肢就是最好方法。”他说,自己的第一支义肢是用Yakult乳酪罐製成的。这支由乳酪罐溶合製成的“再循环”义肢製造费,折合马币才50令吉,成了穷人救星。最后,自己在技术上再研发,逐步改良。现在,基金会製造的义肢经日本检测后,素质可与外国入口货媲美。但义肢就如同衣服一样,只有细心保謢,才能延长保用期。一支义肢的寿命达5到7年,不可一脚用到老。德才医生设立的流动工厂,是世界惟一的“上门服务”工厂。所有製肢器具都由他一手设计,每件都可拆除装箱,方便运送到世界各地。感动见残友再站起来查拉蓬“製脚”16年无怨悔“义肢流动工厂是残障人的‘梦工厂’,今天还坐着过日子的人早上来量订,明早睡醒就有脚走路,那是多奇妙的事。”79岁的查拉蓬医生是泰国皇太后的“御用医师”。在德才医生研发出廉价义肢製造技术后,为惠及穷人,他向皇太后“进贡”了一个玩笑。他带着义肢觐见太后,告诉太后德才医生有个“可爱”小玩具,这玩具可让瘸子站起来。皇太后看后问製造费多少,德才医生说要30到70令吉马币。皇太后直说便宜,但德才医生告诉太后:“是便宜,但所有穷人都承担不起。”皇室深受感动,最后由太后出资50万泰铢、公主120万泰铢和日本财团赞助,成立基金会。查拉蓬医生受访时表示,退休前他在曼谷行医一个月可赚取约十万泰铢。参与基金会行医造脚,却是无利可图的公益事业。这条路他走了16年,无怨无悔的原因,是残障人拿到义肢的感动模样。他指出,基金会去年在曼谷举行大型义肢赠送活动。製造647只义肢破了健力士大全。受惠者当中有一名是槟女童军协会送去的槟城小女孩,小女孩腿断多年,已忘记如何走路,而她的人生新路,第一步是从曼谷开始踏起。“我离开妻子家人到处造脚,家人给予的是百分百的支持。钱怎可能比得上坐了10多年的人,在你面前重新站起来走出第一步的那种喜悦呢?那是第二生命了。”“没脚的人没尊严”Siam投身製义肢“有脚的人不能明白没有脚的痛苦,因为我了解,所以我来了。”35岁的Siam来自泰国Burrilam的边界村落,10多年前在一场交通意外中丧失左脚。没脚的日子他记得自己沮丧落寞,从行动自如到寸步难行,原本的生活在一夜中失序,那种凄凉不足为外人道。他说,没脚的生活很辛苦,政府没为残障人准备轮椅,手术后他获得的是学习“自立”的拐杖。但这不是泰政府残忍,相反,政府一早为他们准备好将来的义肢装置,拐杖是装置义肢前的身心培训。轮候两年,他终在基金会协助下获得义肢。“拿到义肢当天我很激动,自己又能走路了。”他回想从前只有感恩、没有伤痛。最后在医务人员介绍下到基金会工作,成为专业义肢製作技工。他表示,是次槟城行是他受训两个月后首次随团出国。每天双手不停造脚。他说所有的辛苦都是值得的,因为没脚的人才无法有尊严的过活。“踏出第一步很激动”S摩根不再成家人负担《》记者週三下午到访义肢流动工厂时,大部份病患都已满心欢心回家,等着週五来取义肢。但来自太平的S摩根,依然在哥哥、母亲和基金会医师陪同下,学习运用义肢步行。查拉蓬医生摇头说,32岁的他坐了轮椅近两年,因缺乏运动而造成驱体臃肿、饥肉不灵,需用花更多时间才能如常人般行走。但他很勇敢,用替代义肢走出了第一步。S摩根在两年前因车祸造成双腿被截。手术回家后,他觉得人生就这样完了,每天窝在家里无所事事,不想见人。“我以自己要坐着过完下半辈子,没想到基金会会送我义肢。我觉得未来又充满了希望,拿到义肢后第一件事情就是找工作,因为生 活很重要。”他说,踏出第一步的感觉很激动,他不再成家人负担。重要的是,他可以结婚生子,重新组建自己的家庭。‧2007/05/17

上一篇: 下一篇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