主页 > F人生活 >空间》古厝里的书店:一场迷人的在地艺文实验 >

空间》古厝里的书店:一场迷人的在地艺文实验

空间》古厝里的书店:一场迷人的在地艺文实验


自2008年台南的古都保存再生文教基金会以「老屋欣力」之名,于民间致力老屋活化的文资保存以来,经过了10个年头,如今已有愈来愈多的闲置老屋或废弃建筑,转型成消费或展演空间。这些案例自是有起有落,不过,比起让人趋之若鹜的老屋咖啡店、餐厅及民宿,纯粹卖书的老屋书店,经营难度相对更高。

去年,在人称「老屋大本营」的台南,无论对艺文圈或观光客皆夙负盛名的两个老屋活化书店的案例——草祭二手书店和能盛兴册店接连歇业。所幸,前者保留书店底蕴与书本香气,华丽变身为背包客栈「艸祭Book inn」,实现人们睡进书柜里的美好想像,再掀关注。但是,以废弃铁工厂为据点、「社会行动工厂」自居的能盛兴,则因租约到期须迁出原址,随之结束书店的营运,不免令人唏嘘。




能盛兴「无所不在闭幕派对」现场。(取自能盛兴FB)




能盛兴「无所不在闭幕派对」现场。(取自能盛兴FB)

虽说如此,台湾的老屋版图上,仍有不少人怀着前仆后继的理想,在各地萌芽与实践。其中,在非都市地区以老屋为基底开办书店尤其筚路蓝缕。




眺港书店的前身:高安医院,二战结束后服务当地达半世纪。(取自心驿耕新-新港教会历史建筑梦想计画)

百年内五度大变身:眺港二手书店

台东县成功镇上的「眺港二手书店」,是东部少见的两层楼木造日式建筑。在八十余年的岁月中,日治时期曾是建设新港市街的支厅长菅宫胜太郎的养老住宅,二战结束后成为服务当地居民达半世纪的高安医院,而后则是新港教会的灵修会馆。

1995年教会接手后,老屋多次受到颱风摧残,修缮过程因经费短缺而左支右绌,数度令会众欲哭无泪。2014年麦德姆颱风过境,再度造成重创,正当会众束手无策之际,竟意外发现这座日式建筑藏在天花板内的「栋札」,上头记载着房屋的建造日期,让它得以名列台东县历史建筑的保护等级,并被排进县府的调查研究与修缮计画中。




成功镇上三代人聚集在变身前破败的「老屋VIP包厢」里,缅怀过去与讨论未来。(心驿耕新-新港教会历史建筑梦想计画)

老屋修缮到不会大漏水的程度之后,营运团队「台东县心驿耕新关怀协会」随即以「陪伴当地成长」为出发点,不断思考活化再利用的可能性。老屋本身犹如成功镇政治、经济、医疗和宗教发展史的缩影,因此,团队在2016年将它打造为历史故事馆,主要对附近学生及观光客介绍以建物为核心的在地史,期待在青年人口外流严重的情况下,培养居民对地方的「认识、认同、光荣的感觉」。

当历史有了传承的载体,老屋团队持续探问「镇上需要什幺?」因缘际会与台东晃晃二手书店及成功商水图书馆展开合作。2017年圣诞节,老屋拥有了第五度的新身分──眺港二手书店。这个名称,是取自第一任屋主菅宫胜太郎喜爱从自宅二楼眺望新港渔港的往事。




2016年将老屋打造为历史故事馆。(心驿耕新-新港教会历史建筑梦想计画)




2017年圣诞节,眺港二手书店开张大吉。(心驿耕新-新港教会历史建筑梦想计画)

从历史故事馆变身为二手书店,如何串联与在地人的关係,仍旧是团队的重要挑战。团队成员阮以杰说:「这一直是我们这两年来面对的问题。当地人对于要怎幺使用这个空间?老屋要怎幺走向未来?关注程度并没有想像中那幺高。但他们还是会来,有时候可能是来晃一晃、坐一坐。」

经常造访的族群是国中生,他们会到老屋的闲置空间念书,想转换心情时,才会跑进书店里「看一下」。另外,新港教会定期举办的「周末儿童营」,有时也以书店为场地,进行绘本共读或彩绘、蓝晒图绘画等手作活动。这些互动是眺港二手书店的日常风景。




与孩子们「绘製属于我们的老屋」蓝晒图手作活动。(心驿耕新-新港教会历史建筑梦想计画)

为了让书店有更多元的使用者,并鼓励居民产生进入这个空间的动机,选书的原则因此显得相当关键。营运团队一方面得婉拒大量宗教书籍的捐赠,另方面必须尽其所能地贴近居民的生活。

由于成功镇的人口组成以国中以下学童和中老年人为主,所以书店在处理从外县市募集到的赠书时,会以孩子的学习发展为首要考量,优先留下绘本、童书及经典文学小说等。另外,也希望能有机会募得更多诸如在宅医疗等书籍,让年长居民学习自己照顾自己的身体与老年生活。同时,店内也放置了血压、血糖的量测仪器,方便附近民众前来使用。

这栋老房子经过四次易主,历任屋主或经营团队对地方都有相当贡献,与世代居民之间也积累了深厚的情谊。从开闢市镇、引入西式医疗、宗教服务,乃至历史保存、建立地方认同与推广阅读,老屋在不同时代,肩负着让地方变得更好的使命。如今,眺港二手书店面对建物崩坏、青壮年出走、老人凋零、小孩教育上的困难,仍在持续努力,寻求解决之道当中。

眺港二手书店开张数月后,心驿耕新团队在脸书记录下这段日常:「(今天)上午来了一组可爱的家庭,陈大哥分享着:母亲在报纸上看见你们的故事,就告诉我说,她一定要来这个地方看看。因此特地从花莲开车来到新港,为了亲眼见证老屋的故事。下午还有台东大学的李教授、日籍的东大一年级学生来访,通过对话,我们在尝试、也期待可以有更多不同的资源串联。老屋的故事不断神展开,期待透过与每个人的对话,继续碰撞出新的火花!」

除此之外,也意外让人发现,台东气候相当舒适,又十分悠闲,单车兜游是相当适合的方案。已有不少外地游客会自动租借车,到眺港看完老屋,再骑车到镇上、港边绕绕。心驿耕新团队说:「欢迎来交朋友,让我们用老故事,款待出外人。」




(取自郡九街庄FB)

聚集好农、好事、好物:郡九街庄

台南市新化区的「郡九街庄」,同样也是历经八十多个寒暑的老店屋。它栖身于仿巴洛克建筑立面林立的新化老街上,一楼保留过去作为「长泰西药房」时的面貌,包括药房柜台,连同药罐、天秤、药师笔记等老物件,都受到悉心整理,安放进木製药柜中。

日治时期新化郡辖下的9个街庄,因地理位置而成为货物集散地,因此「长泰西药房」除了文物展示之外,店主许明扬也有意让此地「重新担负起过去的历史地位」。他将老街屋打造成农创空间,用以推广新化周边乡镇的友善环境作物和农产加工品。二楼的「人文书堂」常举办讲座,譬如邀请农友介绍相关的农业故事与知识,此外也是店主分享个人藏书的免费阅读空间。

从西药房变身为农创、书堂之后,经常有师生率队前来郡九街庄参观。

郡九街庄人文书堂的藏书,与这个空间活化的起源习习相关。长期在新化地区从事社区营造工作的许明扬,起初透过「郡九街庄绿艺市集」,将地方上的「好农、好事、好物」汇聚在一起,期许能引起大众更多的关注与参与。这样温和宁静的社会运动,到了2014年反龙灯农药设厂时,快速集结成一股群众的力量。

然而抗争的激情过后,回归到日常,社区营造的思考重点开始转向「想要什幺样的生活?」在同一个时间点,许明扬发现:「虽然我们在老街上做了满多社造行动,可是做完之后,好像跟老街店家之间起不了多大作用,对我们来说还是有一层隔阂……」他设想,假若让自己变成老街店家,也许更能深入体会;老街遇到的困难跟问题,也能在第一时间接触到。于是他决定採取人类学式的策略──直接成为店家的一分子。

正当许明扬寻找店铺之时,新化老街上长泰西药房的最后一代经营者过世,接班无人。屋主的弟弟,台师大台史所教授蔡锦堂主动找上门来,希望许明扬能承租这幢老房进行活化,于是两人立刻一拍即合。




一对新人借郡九街庄的人文书堂拍婚纱,并说:「这家店正在做我们想做的事情。」(取自郡九街庄FB)

郡九街庄延续着先前绿艺市集的理念,凝聚了关注友善农业的客群,并且将地方丰厚的农业文化融入店铺的经营中,期望塑造以文化带领商业的风气。许明扬选择在二楼阅读空间分享的图书,大致可分为友善环境/农业、文创设计、社会企业及地方文史等4大类。希望透过这些书籍的扩充,吸引对文化、文创、青创、社企、友善农业等议题有兴趣的人,将此处当作共同工作空间使用。

许明扬过去藉由社造与社运,连结了不少志同道合的伙伴。这些朋友在活动结束后四散,但在郡九街庄营运近一年的时间内,又带着共同的理念,汇聚在老屋的空间里,或交流各种友善生活的实践方案,或约农友在此见面对谈。看到人们在老屋里迸发交集与思考,许明扬感动地说:「我满开心看到这样的景象」。

如今的郡九街庄,每逢假日都能发现一些再度造访的老面孔,可见掌柜严选平价的农村好物已掳获人心。许多到新化老街游玩的旅客也会向掌柜取经:哪里好吃?哪里好玩?郡九街庄贴心建议:看过大景大物之后,不妨走入静巷细细品尝,也欢迎入店与掌柜交流私房景点与道地小吃。

让书的生命循环流动,阅读变得很有机

对现代人而言,欧阳修所谓枕上、马上、厕上的「三上」最佳读书时间,现今几乎都被智慧型手机占据,使得阅读这件事的场所与时机,都需要被刻意创造出来才行。

就如去年于新竹县新埔镇开幕、以废弃工厂改造的「水石有机书店」,便用「以书换书」的特殊经营方式,让书的生命在不同读者的阅读经验中循环流动。水石的共同创办人之一,也是关西百年老屋「石店子69有机书店」的店主,两家虽皆名为书店,却都不卖书,试图同以「有机」的概念,在空间中创造更多人与书的互动机会。




水石是一家有书不卖,却教大家打穀碾米体验客家生活的有机书店。(取自水石有机书店FB)

这些以老屋作为阅读和感受历史文化场所的经营者们,念兹在兹,共通的希望是为读者创造出一个「不纯」将老屋当作行销手段的空间,并期许自己能够提供「不纯」是消费所能带来的成长或经验。

回应他们的期许,来走读一趟老屋活化的书店吧!或者你将领略一场「不纯」是书本的阅读体验,还包括阅读老建筑、在地史、风土物产,甚至社会运动与满满故事的文化知旅。



上一篇: 下一篇: